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励志故事 » 正文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  白家堡子坐落在天马山脚下,是个花钱靠贷款、吃粮靠返销的穷队。1964~1968年全村吃返销粮9万公斤,贷款4万多元。1970年,蔡开阳带领社员开始了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建设,起早贪晚,挖梯田、修渠、建塘坝、打大口井,连续奋战5个冬春。到1974年,全村修建梯田28.67公顷,引水上山工程3处,建小塘坝1座、蓄水池6座、大口井4眼,修建引水渠1万多米。水浇地面积20多公顷,占全村耕地总面积的65%,生产条件得到很大改善。

  蔡开阳带领乡亲们实行科学种田、科学管树。1978年粮食每公顷产量达到8655公斤,水果产量达到80万公斤。实现亩产千斤粮双千斤果,全年总收入14.3万元。1971~1978年,全村向国家交售公粮19万多公斤,交售水果178万公斤。全村公共积累达到25万元。集体购置了拖拉机、脱粒机、柴油机、电动机等30多台农机具,基本实现了耕地、植保、脱粒、粮食加工机械化。大队还养猪100多头,养羊150多只。社员生活有较大提高,人均年生活水平137.50元,70%的家庭有了存款。社员还享受治病不收医疗费、照明不收电费、磨米不收加工费、拉煤不收运输费、孩子上学不收学杂费的福利待遇。1978~1981年间,村里还建起了1360平方米的楼房1座。进行旧村改造,建起民房400间,白家堡子旧貌换新颜。

  蔡开阳从55岁开始带领乡亲艰苦奋斗11年,使白家堡子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变为全县的先进典型。1979年6月,白家堡子大队被评为全省山区建设先进单位,1978年2月至1982年11月,蔡开阳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(节自2010年版《抚宁县志》)

  长城脚下,天马山腰,有一个50多户的小山村。山上山下,梯田连片;村前村后,果树成行。在这里,不管是严寒酷暑,风雨雪天,经常有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同社员一起修渠造田,战天斗地。他就是抚宁县白家堡子大队党支部书记蔡开阳。

  人们回顾白家堡子天翻地覆的变化,看着他那辛勤劳动的身影,都钦佩地说:“老蔡是艰苦奋斗、一心为公的带头人!”

  过去的白家堡,“漫山遍野大石头,打的粮食簸箕收”,穷得出了名。1962年秋,蔡开阳被选为大队党支部书记的时候,附近许多生产队一车一车向国家交售余粮,而白家堡子却一车一车从国家粮库往回拉粮食。蔡开阳看着这种情景,心情非常沉重,下决心要摘掉白家堡子贫穷落后的帽子。

  可是,从哪里着手呢?他想起1957年县委“五把大镐”的故事。那时,县委书记(强华)等五名领导干部扛起大镐,深入基层,带领群众艰苦奋斗,改天换地,坚持社会主义道路,使全县粮食生产提前十年上了《纲要》(粮食亩产400斤)。蔡开阳想,要让白家堡子变,就得发扬艰苦奋斗的“五把大镐”精神,正确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。于是,他首先扛起大镐,来到乱石滚滚的山坡上修造梯田。当时,正是数九寒冬,地冻如石,大镐刨下去只显一个白点。蔡开阳起早贪黑,搏风斗雪,一镐一镐地刨了半个月,修出了一亩样板梯田,为白家堡子的山田建设踩出了路子。

  老蔡召开了党支部会,统一大家的思想,进行改天换地的教育,干部、社员的干劲很快鼓起来了,社员们买来一百多把大镐,浩浩荡荡地开上了天马山。经过了一冬春的艰苦奋战,硬是在乱石包上修出了180亩梯田,打赢了第一仗。斗争的胜利,更加坚定了干部、社员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。

  事实使老蔡进一步认识到:艰苦奋斗在革命战争年代是克敌制胜的法宝,今天我们搞建设,仍然需要这样一股子革命精神。从这,老蔡带头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热情更高了。出工,他走在最前头;收工,他回来的最晚。

  后来,蔡开阳又一次当选为大队党支部书记。有人吹出了一股冷风,说带头人扛大镐是 “不突出政治”,是“生产党”。在那些日子里,老蔡经常激动地对大伙说:“啥叫‘生产党’?。咱白家堡子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,为国家多做贡献,怎么叫‘生产党’呢!?咱们是的干部,就得带头参加集体生产劳动,不能游手好闲,指手划脚。咱就是要拧这个劲,带头抡一辈子大镐!”

  蔡开阳在带领群众改天换地的斗争中,发扬了“自力更生”、“艰苦奋斗”的革命精神。

  白家堡子过去是个“滴水贵如油”的干山沟。1964年,蔡开阳跟社员们一起勘察了一道道岭、一条条沟,一连打了七眼大口井。在村西的一眼大口井旁,一条高压输电线正好经过这里。有人说:“高压线就在跟前,向国家贷点款,拉上电,再买台抽水机,‘龙王’就上山了。”许多老贫农不同意这么办。他们认为,白家堡子年年吃统销粮,对国家没啥贡献,不能一迈步就让国家扶。我们要靠自己的力量打梯子井,把水倒上山。蔡开阳坚决支持老贫农们的意见。

  早春二月,下了一场鹅毛大雪。就在那天,蔡开阳跟社员们一起攀上悬崖,打响了修梯子井的战斗。在陡峭的石崖上开井筒,没有炸药,用铁锤砸、钢钎撬。井筒凿好后,还得在井底掏个进水洞,蔡开阳和一些老贫农不顾塌帮的危险,轮流着钻到井底去掏,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斗,终于打成了四节梯子井,把泉水翻上山岭,流向层层梯田。外地到这里参观的人,看看他们“守着电不用电,手牵‘龙王’上高山”的情景,都深受感动。

  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,白家堡子的面貌发生了变化,全大队400多亩山地实现了梯田水利化,人称“山上小江南”。粮食亩产从过去的100多斤增长到520多斤,由缺粮队变成了余粮队,每年还向国家交售各种水果几十万斤。他们用公共积累办了电,购买了胶轮车、小型拖拉机、电动机、柴油机、脱粒机、水泵、万能喷雾器等各种农业机械20多台。

  白家堡子开始变富了,但是,在蔡开阳的带动下,他们坚持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,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永不丢。大队办公室里的一张破高桌和一条破板凳,还是办初级社那时的。有人认为白家堡子出了名,外地来参观的人很多,这些 “老古董”该换新的了。蔡开阳不同意。

  蔡开阳当干部三十年如一日,克己奉公,一尘不染。在白家堡子传颂着许多动人的故事。

  1968年秋天的一个深夜,突然下起瓢泼大雨。老蔡被雷声惊醒,想到新修的水库头一年拦洪,怕出问题,就立刻穿上衣服,扛起大镐、铁锨,跑上水库堤坝。当蔡开阳正和社员一起抢挖泄水沟时,他家的房山墙被暴雨冲倒了。有人跑来告诉老蔡,老蔡没理这个茬儿。直到把泄水沟挖好,他才满身泥水地走进家门。

  1973年2月1日《唐山劳动日报》白家堡子报道《红太阳照得山村亮堂堂》

  白家堡子果树很多。看果树的一位老贫农说:“我看了八年果树,没见蔡开阳吃过队里一个果子。”去年秋天收果子的时候,大队部院子里摆满了一筐筐苹果。一天晚上开干部会,一个干部因为咳嗽,拿起个苹果刚要吃,老蔡立即严肃地制止说:“苹果是集体的,不能随便吃。吃一个就想吃俩,这样下去思想就会变。”蔡开阳克己奉公由来已久。从1943年他担任村粮秣委员,到当农业社会计、公社会计股长,管了二十年经济工作,公私分明,抵制了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腐蚀,经住了一场又一场的严峻考验。

  蔡开阳当了党支部书记以后,有一次在场里收花生,他没在意地吃了一粒碾坏皮的花生米。有的社员也跟着吃起来。这件事给蔡开阳的教育很深。他感到自己的地位变了,对自己的要求应当更严格。从那以后,他经常用这“一粒花生米”的故事提醒自己,教育干部和社员。在他的影响下,白家堡子的干部和群众爱国家,爱集体,蔚然成风。每到秋天,村头路边,山上山下,各种水果挂满枝头,碰头撞脸,但是,谁也不肯摘个果子吃。

  解放前,这里是“有女不嫁白家堡,光有石头没有土,十年九旱水如油,打的粮食簸箕收”的穷地方。解放后,群众生活虽然有了保障,但由于缺乏经验,山区落后面貌改变不大,集体、个人家底仍然很空。到1963年全大队只有1辆破牛车,2个犁杖和几头小毛驴,社员粮不够吃,钱不够用,长期靠国家帮助过日子,维持简单的再生产。

  1977年蔡开阳(右)与县农林局副局长周乃昌(左)到山西大寨展览馆参观

  “穷则思变”。1964年以后,我们逐步摸索改变面貌的途径,特别是1970年以来,我们坚持按客观规律办事,大搞山区建设。几年之中,穷乡巨变,对国家贡献从无到有,过去我们是吃粮靠国家、花钱靠贷款,仅从1964年到1968年五年就吃国家返销粮18万斤,贷款4万多元。从1971年开始向国家做贡献,八年之中交售38万斤粮食,357万斤水果,集体由穷变富。现在全大队公共积累已达25万元,相当于1963年的25倍。陆续购置了拖拉机、脱粒机、柴油机、电动机、动力喷雰器等较大型农机具30多台,基本实现了耕地、植保、脱粒、饲料粉碎、米面加工的机械化。社员生活水平由低到高,1978年社员收入水平达137.5元,相当于1963年的四倍半,口粮平均480斤,70%社员户都有存款,全村达到了队有电视机、户有收音机。三分之二的户有了自行车、缝纫机。大队还扩大了集体福利事业,实行了“六不收”:社员治病不收费、猪羊治病检疫不收费、用电不收照明费、磨米不收加工费、拉煤不收运输费、学生上学不收学杂费。最近正在新建二层楼房1360平方米,竣工后还要兴办理发室、图书室、医疗室、缝纫社、小卖部、托儿所、农忙食堂、社员浴池、农民俱乐部等集体福利设施。昔日“地里没有机器响,村里没有骡马叫”的白家堡子正在“旧貌变新颜”。

  改变山区落后面貌从哪里“改”起?先抓什么?后抓什么?对这个问题,我们不是一下子就解决了的,而是摸索了十几年。合作化以后,干部、社员都想跟着走共同富裕的道路,大伙起早贪黒,勤锄勤耪,汗珠子没少掉,虽然粮食产量由解放初期的100多斤上升到300多斤,但社员口粮仍靠国家帮助。六十年代初期,我们为了发展集体经济,大抓了一下果树,但因技术管理没有跟上去,较长时间结果少,收入不多。十几年的光景,“富裕”二字跟我们不沾边。直到1964年,全村还没有一亩水浇地,一到春季连社员吃水都要到邻村去担。到1969年,全村400多亩地零碎成2000多个小块,分散在天马山山腰的五岭八坡九道沟上。这段弯路使我们认识到要改变山区的落后面貌,光靠老祖宗耕作方法、栽培技术和盲目地苦干是行不通的,必须从贫困落后的状态中找出主要矛盾,抓住不放,认线年以后,认识更加明确了,就我们大队来讲,不改变水、土这个基本条件,这辈子也翻不了身。当年我们就搞了改土、治水的具体规划,决心五年之内,实现山地梯田化,梯田水利化,对山水林田路实行综合治理。为此,我们开展了大规模地改土治水的群众运动,连续几个冬春坚持200多人上山,到1974年,提前实现了山地梯田化,同时治理了沙包地,加厚了活土层。并陆续兴建了扬程54米,爬坡为170米的大型扬水站一处、抽水点三处、小塘坝一座、蓄水池六座、大口井四眼和20多华里的骨干渠道,使300多亩山地浇上了水。实践证明,抓了改土治水就是抓住贫穷落后的主要矛盾,真正抓到点子上了。随着水土条件的改变,山变地变粮果产量变,1978年实现了亩产千斤粮双千斤果的愿望,今日的白家堡子确实是“梯田遍山头,清水绕山流,旱涝全不怕,粮果双丰收”。

  1979年6月白家堡子大队被河北省委、省革委授予全省山区建设先进单位称号。

  我们白家堡子过去贫穷落后,粮食不够吃是一个方面,还有一个“穷”字最基本的表现——缺钱。不用说队里添不起生产资料,就是社员家庭的生活资料也很贫乏,只好靠国家贷款、靠救济过日子,解放以后十几年的光景年年都要(贷)款。干部社员也多次商量来钱之道,但由于极“左”路线多棵,由于当时片面强调“大上粮食”,不仅放松了管理,还刮了一阵砍树风,一年就砍掉800多棵。社员的家庭副业也迟迟发展不起来。怎样使集体和社员都富裕起来?正反面的经验教训,使我们初步摸索了以粮为纲、全面发展、多种经营、因地制宜、广开财路的抓“钱”途径。我们村地处天马山山腰,通风向阳。山上部全是大块石头组成,寸草不长,除了打些石头没有什么其它文章可作;山下是多年的风化石形成的瘠薄农田,适合种植苹果树。因而我们把发展果树生产确定为资金来源重点途径。同时,适当发展畜牧业,并积极鼓励社员发展家庭副业,为了抓好果树生产,1964年后我们就筹建了果树专业队,由开始几个人增加到现在的20多人,对果树实行科学管理,精细管理,现在已从1963年的1000多棵发展到5000多棵,其中成年果树达2600多棵。产量从1964年的一万多斤增加到去年的60万斤。近八年还修建了集体猪舍和羊圈,集体养猪已达100多头,养羊150多只。与此同时,社员的家庭副业也得到了发展,现在户养猪190多头、养羊30多只,养鸡、鸭、鹅、兔近500只。整个大队呈现了粮果双丰收、畜牧猛增的大好局面。

  1972年,蔡开阳(下)和大队党支部副书记白广和(上)查看果树生长情况

  山区虽穷,潜力大。以果为主的副业生产为山区的大发展开辟了资金的来源。从1969年到1978年十年间,果树收入达48万多元,占十年农副业总收入的一半以上。1978年果树收入92,000元,占农、副业总收入143,000元的64%。全大队现有25万元公共积累,主要是近十年中提取的,三十多台大型农机具也是近十年购置的,粮食产量在这十年中连续上《纲要》(亩产400斤)、“过黄河”(亩产500斤)、跨“长江”(亩产800斤)、闯千斤。大河有水小河满。随着集体收入増加和家庭副业的不断发展,社员生活水平也逐年提高。中等户蔡开润一家,六口人,一个劳力,一人养五口人还能分到300元,加上每年都养三头猪,家庭副业还能收入600元。这几年连续购置了自行车、缝纫机,现在正张罗买电视机。通过抓钱,全大队做到了“三不欠”,即国家、集体、个人之间互不欠债。社员们说,现在我们庄稼人抓住了“摇钱树”,端上了“铁饭碗”。

  1974年白家堡子大队第一次买来14英寸飞跃牌黑白电视机,轰动了抚宁山区(一般村庄都是1983年以后才买得起电视的)

  果树的发展为农业大上提供了资金,装备了农业,促进了农业。在这一点上,它们是不矛盾的,但二者之间又争地争肥争阳光,在这点上,它们又是矛盾的。这就要求我们持科学态度、用科学的方法克服不利的一面,发展有利的一面,不断摸索粮果创高产的规律。

  刚栽植果树时,粮果之间矛盾不大。后来,矛盾越来越突出。1970年到1972年,粮食产量连续三年徘徊在500斤左右,水果产量也在二三十万斤打转转。从现象看,这几年果树大了,互相连枝遮光,一些人就说:“果树勾手苗受气,再想增产不容易”。产量到底还能不能上去?带着这个问题,我们一面走出去取“经”;一面发动群众开展大讨论。使干部群众统一了思想,确信只要抓好科学管理,粮果都有增产潜力。

  通过反复实践,我们初步掌握了一些粮果增产规律,积累了一些经验。概括起来讲,就是抓住一个基础,打好两个硬仗。基础就是抓肥,増施粗肥,巧施化肥,确保亩施粗肥万斤以上。二个硬仗:一是科学种田,二是科学管树,连续几年我们培养农、果技术人员20多人。在科学种田方面抓了两个“革命”:一是变“一茬”为“两茬”,再一个是变玉米平播为大垵播种。在科学管树方面,抓了“五改”,即:改花期浇水施肥为秋后浇水施肥;改全年一次剪枝为春、夏二次剪枝;改花枝自然生长为人工拧梢生长;改盲目打药为及时打药;改挂果“大小年”为连年持续增产。由于推广了一些増产措施,既做到了树下粮不减产,又保证了树上果品连年丰收,较好地制约了粮果之间的矛盾。1973年,在100多亩土地上种“两茬”,使全年粮食亩产一下子递増100多斤。此外,每年还开展“百垵活动”,为闯千斤增斤添两,1978年挖了一万多垵。群众说,我们是靠“两茬”由“河”过“江”,又靠大垵田由“江”创千斤。1978年达到亩产1,155斤。与此同时,水果产量也与粮食成正比持续增产,1978年总产达到60万斤,连续多年粮果双丰收。

  原标题:《【网络文明•传承】抚宁励志奋斗故事:白家堡子大队党支部书记蔡开阳带领群众发展果树,改变山区落后面貌》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本文标签:励志故事

<< 上一篇 下一篇:没有了!

  • 评论(
  • 赞助本站

赞助网赚项目灰色项目实操解密大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随机文章

标签列表

最近发表

天气预报

    热门文章 | 最新文章 | 随机文章

最新留言

首页 创业故事 创业路上的启发 励志故事 灰色项目 社群玩法 网赚项目 现在做什么赚钱 解密各种暴利项目 无本经营的项目

Powered 网赚项目灰色项目实操解密大全 版权所有 京ICP1234567-2号 统计代码

全站搜索